往插画师的道路上努力着

直至宇宙尽头

一个美苏文安利

C:

AO3上我超喜欢的一篇文,目前是坑。


非自愿性行为。


粗翻译一小段来伤害大家,我看原文的时候真的是爽到飞起,我也想强(*)Illya。作者把Illya的固执写的淋漓尽致,像一只蚌拒绝solo提供任何帮助,认为自己可以处理好一切。而美国人想打开他的壳,但又撬不开。


感情向应该是美苏慢热,不过第一章Illya就被……


无授权,只是摘翻一小段,希望大家去看原文,点赞和评论。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97423/chapters/12229157




Chapter 1: Prove to me your Loyalty


 


 


他们那天追踪那个目标到很晚,一个夜猫子,solo那么叫他,一个聚会狂人。所以Illya第二天的半下午才醒,有人敲门的的时候他只不过勉强穿上衣服,他的第一个念头是拿枪,手枪,小口径。




他手里握着枪藏在门后,打开一丝门缝好看清来人,是Oleg,他的上司。


 


他让他进来。


 


Oleg没有寒暄,大步跨进了房间,随手脱下外套搭在经过的椅背上。


 


这是个复杂的舞蹈,由两个特工机构参与。他们希望他只是暂时被借出,无论他为他们做些什么,而那也惠利了别人。Oleg很喜欢提醒他他属于苏联,他乐于叫他来会面仅仅是为了告诉他这个。这次可能也是这样。


 


“你看起来不太整洁,”Oleg用俄语随口说道,然后Illya意识到他没有梳头,衬衫满是折痕,他能感到一阵羞耻爬上他的身体。他想解释,想告诉Oleg他刚睡醒,但他没有,他只是等着Oleg继续。“离我们上次面对面地谈话真是好久了。”他这样说着坐进沙发里。他面前摆着半部棋局,Illya昨天就坐在这里花掉了好几小时来保持清醒到很晚,推迟了以往的睡眠时间。


 


 


 


Oleg拾起皇后,Illya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在毁掉棋局,但是无论如何他尤其不能向Oleg爆发,这可是Oleg。他喜欢看Illya的大脑失去理性,但他绝对可不想承受它,而且对于Illya自己来说,后果也会是有史以来最不愉快的。


 


Illya尴尬地踱步,不知道该把自己放到哪,不知道Oleg到底想要些什么。沉默紧张地僵持着,好一会儿,Oleg终于继续:“我有些担忧你,亲爱的Illya。”


“为什么?”他问。


 


“我担心你迷糊了你真正的忠诚属于哪里,我怕你忘记了,鉴于你被西方堕落所包围,还有你的搭档,那个Solo,简直是我们所有对立东西的缩影,我想你会不会变得太习惯于这种生活方式?”


Illya吞咽:“没有,sir。”






某种程度上这是真的,如果他说他一点也不享受这些资本主义国家的任何东西那他绝对是在撒谎了,the way they pandered to those with money – which they always were, funded as they were by several governments – the soft beds and the good food. The nice clothes, the way they hung off Gaby. 但是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不属于那,他不需要这些,他们没办法像控制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一样控制他,他越于他们之上。


Oleg砸砸舌头,“我怎么能相信你呢,Illya?”


 


Illya现在知道这次会面时什么意思了,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进行这种谈话,第一回谈到这个时,也许不是具体这些问题。看来他就是逃不过这种怀疑,无论他牺牲了什么。


 


威胁感攀置喉咙,他咽下一声叹息,然后他小心地跪了下来。在这个高度,他勉强差不多低于正坐在沙发里的Oleg,所以他稍稍低下头来达到必要的效果。“我是祖国卑驯的公仆。”他说道。也许他现在自我羞辱地足够了,这场测试就会停止。


 


“是的,迄今为止你还是个贵重的资产,一个好士兵,但我们总会好奇,当一个人的父亲是叛徒的时候,啊,怎么说来着,龙生龙,凤生凤。”


 


Illya心跳的声音敲击着耳膜,他的手不停颤抖,他紧紧握住膝盖,稍稍向前倾身。他看着Oleg脚下厚重的地毯,“我不像我父亲一样。”


 


“证明它。”Oleg说道。


Illya盯着鞋问道:“怎么做?”


 


“过来,”Oleg说,而Illya遵从,他从地毯上膝行过去。Oleg岔开腿,Illya就坐定在他腿间的地毯上。他不确定该往哪里看,所以他就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指。他看着手指听着它们咔咔作响,尽管如此,他还是用力地握紧膝盖,用力到疼痛的地步。Oleg的手穿过他的头发,拂过太阳穴。Illya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Oleg在爱抚(petting)他。“真是个乖孩子(good boy)。”他的拇指拂过他的鼻子到他的鬓角,然后是颧骨。



评论
热度(37)
  1. 直至宇宙尽头C 转载了此文字

© 直至宇宙尽头 | Powered by LOFTER